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精英集粹

陈昌生 国务院特贴专家、全国劳模

作者:单晓樱 日期:2012-04-06 22:00:00 来源:集美大学 点击: 字体大小:

陈昌生1

全国劳模、国务院特贴专家

直挂云帆济沧海 
  

                
——记全国劳模、留日访问学者、集美大学陈昌生教授

                     作者单晓樱     (集美大学工会)

   有人说他是“高级渔民”。可不是?!在偏僻渔村的鱼塘虾池边,当朴实谦和、晒得黝黑的他挽裤卷袖与渔民在一起推广指导水产苗种培育与养殖时,谁能想到他竟是一个大学教授,唯有那双深邃善思的目光与颇有才学的谈吐才使人感到他的与众不同之处。

 有人说他是“海洋世界探秘者”。这话确切。自82年踏入教坛以来,他已参与、主持了14项科研项目,在国内外学术刊物上发表有价值的科研论文40多篇。尤其在留学归国后10年间,由他主持、担任技术总负责或子专题负责的多项国家、部、省级及中日合作等项目科研成果或达国际领先水平,或填补国内空白,或达国内领先水平,而他那股锲而不舍的探索精神更是令人钦佩不已。

 如果说世上真有为科学研究而生的人,那么陈昌生教授绝对应该算一个。水产科研已溶入他的血肉之躯,正如毕生爱海的水手将浪花、礁石、航标灯与海鸥一并融入自己的生命年轮中一样,风也难挫其志,雨也不改其心,他只是执着地默默前行。19年的教坛、科研生涯对步入中年的陈昌生教授来说,人生之旅并不算长,然而他身后串串坚实的足迹却留下了一个教育工作者对祖国海洋水产事业的突出贡献和对人生的不尽思索。

少年壮志   无悔选择

    似乎是“命”里注定的,陈昌生这一生与“海”有着不解之缘:生在海岛,长在海岛,插队劳动在海岛;学习的是海水养殖专业,研究的是海洋世界奥秘。看来他对“海”还真有着一种难以割舍的“情结”。

       1957年7月,陈昌生出生在福建平潭海岛的一个商业干部之家,从小就在良好家风的熏陶下成长,父母亲的严格要求和言教身传无不深深影响着他。“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做事”,父亲的教诲伴随着他参加工作,直至成为他一生的座右铭。

    四面环海、气候宜人的平潭岛是福建第一大岛,六、七十年代海岛渔村水产养殖品种单一,产量低下,许多渔民连最基本的养殖技术都一窍不通。目睹家乡的贫穷落后,就读初中的少年陈昌生心中,一股扎根海洋的念头油然而生,这种念头随着知识、年龄的增长直至上山下乡而愈加强烈。75年陈昌生来到平潭知青农场当了三年场长。白天他带领场里知青干农活,晚上则不顾一天劳累,挑灯夜读,温故知新。他多么希望能有一天,以自己所学为祖国海洋水产事业的发展稍尽绵薄。三载艰苦创业对他一生可以说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它不仅改变了农场面貌,更是磨练了意志,培养了他组织协调工作能力。这些难得的精神财富为他日后攀登科研高峰打下了坚实基础,成为他人生成才的起点。“正因为经历了这样一次终身难忘的磨砺,炼就了我勤奋努力、吃苦耐劳、自信刚毅、不折不挠的心理性格。每当我遇到困难,想打退堂鼓的时候,当年下乡插队劳动的一幕幕情景浮现在眼前,使我顿生战胜困难的勇气和力量。”每次回忆起这段难忘的蹉跎岁月,陈昌生总是深有感慨。

       1977年,我国恢复高考的喜讯开启了陈昌生理想的窗扉,他毫不犹豫地在三个志愿上全部填报了厦门水产学院海水养殖专业。大学期间,勤奋刻苦、品学兼优的他历任班长,年年被评为“三好学生”。1982年1月,这位优秀毕业生选择了厦门水产学院,开始了他人生理想之路的跋涉。

    第一次的印象往往最为深刻。陈昌生第一次参加的科研项目是福建省沿海滩涂生物资源调查。软泥滩上,每天费力地迈着深陷泥中的双腿,来回好几公里的行走、取样,当夜幕降临,扛着标本回到旅馆的他们全成了黑泥人。虽已疲惫不堪,可晚上还得整理标本、登记造表。这些使他第一次领略到从事科研的艰辛与不易。可当他参加的这项科研课题通过国家和福建省验收并获得专家好评时,一股初尝硕果的喜悦涌上心头。

    胜利的激励令他的探索热情一发而不可收,面对日新月异的科技发展,他愈发感到自己“充电”的必要。1989年10月,这位崭露头角的年轻讲师作为访问学者来到日本长崎大学深造。在那里,他有幸参与了《海藻细胞融合培养》的新课题研究,日以继夜地投身试验,并认真搜集日本水产养殖动态等资料,学习日本的先进科学技术。他如鱼得水,贪婪地吸收着各种养分。他的勤奋、钻劲和颖悟也深得导师和同事们的赞赏。

    一年的时光转瞬即逝,细胞融合的研究也初战告捷。此时,专家、导师的挽留、国外优越的科研设备和生活条件,多少人所梦寐以求的就在眼前。然而,在陈昌生心中,祖国就象一块磁石在时时呼唤着他,有如慈祥的母亲在翘首盼望着儿子的返航。报效祖国的责任感使他恨不能尽快将自己的知识奉献给祖国人民,奉献给祖国的海洋水产事业。90年10月,他毅然踏上归国路途,回到了魂牵梦绕的母亲怀抱。

潜心探索     鸿鹄展翅

科学犹如大海,科学探秘总是处于一种“前,不见岸/后,也远离了岸”的境地。对此,陈昌生早有心理准备。回国以后,他就为自己选定了一条崎岖坎坷的攀登之路。在拥有了一片属于事业天空的同时,他也失去了无数个星期天、节假日和常人所拥有的天伦之乐。“人生意味着奉献!”这是陈昌生对事业孜孜不倦、梦寐以求的最好诠释。在理想的风帆中,他徜徉在思维空间,遨游于海底世界,体验着奋斗的苦涩,也尝到了成功的甘甜。回国十载,已是硕果累累:

——94年他作为主要参与者研究的《真鲷秋冬季生殖群人工育苗技术研究》课题成果达国内领先水平;

——95年由他主持的《礁膜栽培生物学研究》的项目成果填补了我国绿藻栽培技术研究空白;

——96年他作为技术总负责,在东山参与的中日合作《高体鰤人工繁殖与育苗技术研究》课题成果达国际领先水平;

——99年他作为国家科技部、农业部、福建省科委联合下达的《鲍鱼的养殖生态、营养需求及人工饵料制作技术》课题的子专题负责人,承担了《鲍鱼养殖生态及人工饵料饲养技术》的重要研究内容,经专家鉴定,一致认为课题总体研究达国际先进水平;

——98—99年由他担任技术总负责的省科委下达《江蓠与对虾、蟹、鱼混养模式研究》课题比原定时间提早一年多完成,获得了一水多用、一水多效的成果,博得同行专家的高度赞扬。

……

“成功的花,人们只惊慕她现时的明艳/可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对于冰心的诗句,陈昌生比任何人都更能深刻理解它的内涵。94年初,真鲷育苗进入关键时刻,偏偏儿子生病住院。他心里明白:几年来,他和课题组的同志从失败的记录中一次次相互鼓劲,不辞辛劳奔波于偏僻的渔村日夜苦干,甚至一连几个春节放弃了与家人团聚的机会。眼下病害防治、水质测定、排污投饵,日复一日的细致护理,一丁点的闪失都会使大伙几年心血前功尽弃。担负着日常管理的他只能怀着对家人的深深愧疚,早起晚睡地精心呵护着这些“宝贵”的鱼苗,在黄厝村渡过了又一个春节。欣慰的是,他那“军功章的另一半”又一次投去理解和支持的目光,在默默的辛劳中分享着丈夫对事业的热爱。这一年,他们的课题取得了重大突破,培育出真鲷鱼苗25万多尾,创产值数十万元,达到国内领先水平。

鰤鱼是我国重要的名贵海产经济鱼类,是我国出口创汇的主要水产品之一。为了保护鰤鱼资源和可持续发展,94年3月,农业部渔业局和日本海外渔业协力财团联合开展鰤鱼人工育苗科研项目,当时37岁的陈昌生副教授被派往东山参与该项研究。94、95年由于仔稚鱼病造成鱼苗十几、二十万的大量死亡而成活仅几千,他看在眼里,痛在心里。96年6月,育出的第一批鱼苗又一次面临严重病害,此时刚从日方专家手中接过“接力棒”、担任了技术总负责的陈昌生深感到肩上的压力。多少个昼夜,他与课题组人员一道在育苗池边反复观察记录,认真分析讨论,随着对鰤鱼的生长发育规律的了解,头脑里一系列育苗改进措施也构思成熟。

“陈老师,你若要坚持这样做的话,一切后果由你负责。”日方负责专家的固执已见和施加压力使陈昌生思想斗争尤为激烈。是进?还是退?且不说这项科研中日双方投入了大量经费,就成败后果而言,还关系到中日两国水产界今后的交流。但是没有探索和奋斗,又何以寻求科学的真谛?!人们从那更加勤奋的身影和熬红的双眼中分明看到了他背水一战的决心!连续100多天,他常常凌晨一、二点熄灯,早上四、五点起床,本来就艰苦的生活条件和育苗室内外难以忍受的高温,连同巨大的精神压力使他整个人掉了十几斤肉。苍天不负有心人,在课题组的共同努力下,通过亲鱼培育、饵料生物的大规模连续培养和营养强化、控制水质等方面采取的一系列改进措施的实施,尤其利用国外所没有的中药宝库与西药结合进行多方探讨、防治,终于有效控制病情,取得可喜突破:鰤鱼亲鱼催产率达到80—90%,孵化率达62—82%,育苗成活率有了很大提高,在短短三个月里,大批量培育出三批鱼苗22.4万尾,经同行专家三次现场验收,其育苗数量和水平大大超过了日本的最高纪录。庆功会上,当福建省水产厅领导将“成果突出”的奖状授予这位默默遨游科海的年青实干家时,日方鱼类专家向前来参加庆功会的水产学院院长连续三次九十度的鞠躬:“感谢院长培养这么优秀的人才”,一旁的陈昌生情不自禁地热泪盈眶……

日本的鱼类研究在国际上一直处于遥遥领先地位。高体鰤作为海水鱼网箱养殖诸多品种中之佼佼者,自72年就在日本开始研究。20多年来,日方长期受仔稚幼鱼病害困扰而未能突破主要技术难关,而今一个年轻的中国科研工作者却在短时间的探研之中攻下了这个难题,取得惊人成果。如果说80年代,赴日留学的陈昌生曾把国外的先进科学技术带回中国的话,那么90年代他又自豪地将中国的研究成果注入到国际海洋生物学研究跃动的前沿之中,在世界科学的大竞技场上一展风采。“走出中国,走向世界”,这,就是一个科研工作者的志向和胸怀,也是他对祖国母亲最深情的回报!

上下求索    勤探不辍

93年担任水产学院养殖系副主任到现在的集美大学水产生物技术研究所副所长,陈昌生一直在负责水产养殖学科的科研工作。他不仅认真扎实地做好水产高新技术的推广、科教兴农宣传活动、深入渔村调查、办班、决策咨询等科技兴海工作,还注重调动和发挥大家的海洋科技力量,先后组织有关教师到沿海水产第一线指导对虾和鱼类的人工育苗,培养出数十亿尾的虾苗和数百万尾幼鱼。为了促进产、学、研相结合,他们与渔村的养殖场、育苗场联合搞横向攻关课题,以科研促生产,以生产养科研,获得良好的经济效益。研究所成立以来,仅99年4—12月,就新增科研项目13项,年底他又动员和组织新项目申报、预审及论证,使2000年所里申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福建省科技项目、省自然科学基金和省教委等科研项目名列各系、所的前茅,在集大的科研建设上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回国10年来,陈昌生以其扎实的功底、高效的工作、平淡的心态、谦逊的人品在探索科学奥秘的道路上,取得了一个个令人羡慕的成就,他的名字和事迹也在校内外师生、专家赞许的口吻中传播。95年他被授予“农业部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称号,并获“福建省有突出贡献的农业科技工作者”、“百千万人才工程”培养人选、“集美大学跨世纪学术带头人”等多项荣誉,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96、97年他先后被评为厦门市劳模和福建省劳模,今年4月下旬,他又获“全国先进工作者”殊荣赴京受到国务院的表彰。

     曾经多少次,陈昌生对自己说: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而今,面对纷至沓来的荣誉,他却流露出内心的不安:“其实课题组的同志都是这么干的,要说,那也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问及今后的打算,他的眼前顿时明亮:“我想趁着年轻多承担一些科研项目,同时把科研成果转化、应用在生产上。要做的事太多了……”谈到目前正在进行的《台湾文蛤引种与养殖技术研究》、《对虾抗病良种选育》等课题研究,他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透射出一股自信、敏慧的目光。

探索者的追求永无止境!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在海洋世界的探秘中,陈昌生,这位年轻的教授正恋着蔚蓝,踏着时代浪潮,一步步走向新的成功!他的人生之路在奋斗中延伸……

 

编辑:zz
版权所有:厦门市留学生联谊会 闽ICP备12008820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白鹭洲路16号团结大厦1310室 邮编:361004
E-mail:[email protected] 电话:0592-2699024、2296646 传真:0592-269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