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热点聚焦

我会会长陈昌生沉下心搞科研下基层做实事

作者: 日期:2014-08-20 15:30:21 来源:转摘自《人民政协网》 点击: 字体大小:

 

   “士虽有学,而行为本焉。”这句话出自《墨子·修身》,含义是读书人虽然有学问,但是亲身实践才是根本。这句话用来说陈昌生,那是再适合不过了。

  陈昌生,1957年出生于福建省平潭县,民盟盟员、教授、博导。先后担任集美大学水产学院副院长、集美大学水产生物技术研究所所长、集美大学科研处处长等职务,福建省政协常委、民盟厦门市委主委。

  1975年,18岁的陈昌生高中毕业,随即上山下乡了3年,1977年恢复高考后,他首先报考的便是与渔民息息相关的上海水产学院,学习水产专业。1982年大学毕业后,他来到厦门水产学院任教。陈昌生认为,真正要改变渔村、渔民的生存状态,人才培养才是关键。只要涌现更多的人才,不断改良和培育新品种,水产质量提高了,渔民受惠,城市居民也会得到实惠。

  “我们国家一年水产品总量占了世界的近2/3,而水产养殖又占60%多,上世纪70年代的时候,鲍鱼一斤一两百元,现在几十元就够了。为什么水产这么便宜?就是通过养殖把水产业发展带动起来,让老百姓真正得到了实惠。”陈昌生说,“我在大学36年了,教出来的学生有一两千人,现在很多都在基层发挥很好的作用,成为了当地水产养殖的主力军。”

  以教书育人为主要工作的陈昌生对学生最多说的话就是“到基层去,沿海才是用武之地”。这句话也正是他自己从事教学科研以来最切身的体会和感悟。而这种感悟来自他与21世纪福建省最后一个无电小岛(福清县江阴镇小麦村)的“紫菜之缘”。

  1998年底,小麦村一位村民从报纸上看到陈昌生教授正在从事紫菜研究后,就冒昧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反映小麦村的紫菜养殖出了问题,希望得到陈教授的技术指导。陈昌生接完电话的第二天,就直奔小麦村。“太偏僻了,交通也很不方便,从厦门过去要两天多时间,每天只有一班铁皮船出入,还得等潮水涨了才能通行,船速还很慢。”

  一到小麦村,陈昌生就马不停蹄地到紫菜养殖的海边仔细察看,发现当地的紫菜品种单一,且养殖技术落后。陈昌生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了,作为从事水产研究几十年的专家,一种强烈的责任感涌上心头。“我看他们紫菜养得不好,主要是品种老化了。福建紫菜也是水产养殖的重要内容,如果能够把小麦村的紫菜养殖作为一个突破口,把福建沿海紫菜的品种改良一下,就能带动整个产业的发展。”陈昌生义无反顾地说,“我们就从小麦村做起。”

  2001年开始,陈昌生就把研究出来的坛紫菜新品种无偿提供给了小麦村的渔民试种,并亲自下滩涂悉心指导当地农民养殖坛紫菜。经过多年的推广,小麦村的紫菜养殖产值终于有了大幅提高,村民们真正尝到了种植紫菜带来的丰收喜悦。

  与小麦村结缘的同时,也让陈昌生真切感受到沿海基层的种种困难。由于没电,小麦村没办法对紫菜进行深加工。当时,身为省人大代表的陈昌生就在2004年的福建省两会期间,提交了根据在小麦村的调查研究写成的《关于解决我省个别无电村用电问题的建议》。在福州市政府和福建省电业局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下,一项耗资超过1800万元的“海底电缆工程”于2007年2月胜利竣工。小麦村也过上了第一个有电的春节。

  同时,陈昌生还了解到,当时,海洋与渔业多头执法现象严重,渔民出海捕鱼要带5证(渔政、港监、船检、海监、渔业无线电),要花许多时间接受各种检查,十分不便。于是,陈昌生建议,福建省成立海洋与渔业执法总队,整合执法力量。建议已经得到落实,福建省海洋与渔业执法总队已组建,执法力度得到了切实加强,渔民出海捕鱼也更方便了。

  “我主要是在基层为老百姓做一些小事。”陈昌生常这么说,不过他口中的小事情其实也是老百姓的大事。而今,在大力发展蓝色海洋经济的同时,他又开始关注起海洋的生态发展。陈昌生呼吁,养殖要往现代工业化方向发展,不要为了眼前利益破坏了环境生态,否则修复是非常难的。“我们最近承担国家海洋局公益项目,海藻生态修复。现在国家对藻类越来越重视,藻类吸收海水中的富营养,可防止赤潮。这个项目已经做了4年。”

  科海无涯,年近60的陈昌生希望自己今后还能更好服务于福建海洋经济建设。

 

 

  

   

编辑:ygy
版权所有:厦门市留学生联谊会 闽ICP备12008820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白鹭洲路16号团结大厦1310室 邮编:361004
E-mail:[email protected] 电话:0592-2699024、2296646 传真:0592-269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