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创业故事

蓝伟光:厦门三达膜公司与“膜”博士的创业之路 (图文)

作者: 日期:2012-04-13 13:19:12 来源:厦门商报 点击: 字体大小:

蓝伟光1

                                    (图片由编辑转引自 百度图库)

 

蓝伟光,第一位到厦门火炬高科技园创业的回国留学生。1996年,他创办了厦门三达膜技术有限公司,使之成为国内最早从事膜分离技术应用和推广的企业之一。近年来,他在华北制药、山东鲁抗、江山制药、东风药业、上海染料等国有大型医药、化工企业膜技术的应用发展过程中成为“关键人物”。去年4月份,受市政府委托,参与在厦门筹建“中国膜技术基地”——厦门膜科技园。他首次在国际上提出“膜软件”的概念,已成为中国膜科技产业发展的典型代表。
    蓝伟光认为,纵观当前膜技术的发展,已形成了“春秋战国”之势,今后必然会由“秦”来一统天下,“秦”是谁?在哪建都?若形成“秦都”,必是膜技术基地和统领,这就必然会带动一方经济的发展,进而在中国乃至东南亚确立龙头地位,形成一个辐射区。而厦门已具备了建立膜技术“秦都”的良好条件。

蓝伟光:“秦都”拓荒
    35岁的蓝伟光很忙。
    年末岁初的这段日子,他一直在天上“飞”。约定的采访时间是与记者来来回回发了几次E-mail才最后敲定的,12月27日下午2:30至5:30分,这是蓝伟光好不容易挤出的时间。此前,他在新加坡,负责厦门市政府科技代表团在当地考察的联络和服务工作,接着只身飞往美国纽约,进行一项商务谈判,回到新加坡的家中稍事休息后,飞回厦门接受记者的采访。采访结束后,又要连夜飞往广州,参加国家有关部门在那里举办的回国留学生会议,此后,又要飞往上海、北京,还要到杭州参加中国膜工业协会理事会议。1月13日或14日,说什么也要回到新加坡的家中,蓝说:“太太的预产期是15日。”
    这已是记者第三次见到这位厦门三达膜技术有限公司的掌门人了。
    第一次是在12月初的一个上午,走进高新技术创业中心光厦楼玻璃门、玻璃墙的蓝伟光办公室时,他正忙着摆弄他的笔记本电脑,说正在给国外的朋友发E-mail。一边忙着手中的活,一边带着歉意招呼记者:“您先坐,我马上就好。”而在此后的半个多小时里,蓝伟光的双眼一直没有离开过那14.1英寸大的显示屏,左手也不停地滑动着鼠标器。即便与记者简短的交谈,也常常被电话或刚刚“蹦”出来的E-mail所打断。
    干完手上的活,他又马上招呼记者到隔壁的小会议室去看幻灯,一边给记者上科普课,一边又吩咐手下的人都进来听,嘴里一遍又一遍地说:“讲解的事你们每个人都要会干,以后,有客人来了解膜科技,就由你们来讲。”
    第二次见到蓝伟光,则是在厦门宾馆举行的一次高层研讨会上,他正在向国内一些专家和政府官员介绍利用膜技术,解决“海水淡化”问题。

学生时代
    蓝伟光1964年出生在福建省武平县城厢乡一个“离城不远,但至今汽车仍开不到”的小山村里。上小学时,全村的一至三年级学生不超过10人,挤在一个班里上课,只有一个老师。每堂课都是先给一年级上,然后再给二、三年级上。蓝说,在别人眼里,他从小就是一位“不守规矩”的学生。比如做广播操,一定会做错。“因为在遵守纪律方面总是有问题,当时连红小兵都当不上。”而上课时,老师问三年级同学问题,没人回答后,还在上一年级的他会情不自禁地举手说:“老师,我知道。”结果,老师当场指责三年级的学生不如一年级的学生聪明。而下课后,他一定“挨揍”。
    上四年级时,蓝伟光转学到村本部的一所小学,开始一个年级一个教室了,因为成绩好,还当上了班长。上中学时,仅当了两个星期的班长,就因为“不守规矩”被“贬”为学习委员。他那时的作文很好,常常被老师作为范文在全班宣读。当时,每逢体育课,他都被同学嘲笑,但他也“实在想不通,那些同学为何连简单的几何题都不会做。”蓝说,“当时确实没有什么理想。尽管生活在小山村里,但由于父亲在附近的瓷厂当出纳员,每月有30多元的固定工资和28斤米,始终有种优越的感觉。”当时,他最大的愿望是“长大后每月也能吃上28斤米。”而中学毕业时,他最想考的是离家不远的长汀师范。“如果我考上了,我就可以让弟弟去‘补员’,接替父亲在瓷厂的位置。”后来在老师的劝说下,才报考了厦门大学。
    “进了厦大校门,我当时告诉自己,最高境界达到了。当时哪会想到出国,哪会想到留学?”蓝说,在大学期间,他仍旧是一个成绩不错,但在其它方面“一塌糊涂”的人,军训时走正步,手脚总是不协调,在班上“出尽了洋相”。那时,他想毕业后可以回武平县城找一份不错的工作了。可毕业前,看到别人考研热热闹闹的,也去凑热闹。报考厦大海洋环境化学专业的研究生,考下来成绩不错,超过录取线29分,排名第二,但还是因为其它原因,最后没被录取。

初次创业
    尽管没读成研究生,蓝伟光还是因为成绩好,被厦门水产学院看上了。蓝说,从1985年到1987年,除了教书,没干别的了。但到了1988年各地学校兴起 “创收”热,他和几位年轻的教师兴奋起来。蓝伟光跑到武平县一家食品厂进行调研,回来后,洋洋洒洒写了几万字的关于这家食品厂的调查报告,分析了历史和现状,提出了面临的问题和解决的办法。
    “书呆子就是书呆子,当时学校的几个老师看过调查报告后认为,这家企业不难搞嘛,干脆我们自己去承包,说不定能赚大钱。”此后,蓝伟光和另外两位老师承包了这家厂,但不久,现实就给这三位老师“上了一堂课”。搞了几个月,食品厂也没有多大的起色。“理论与现实实在是相差太远了。我们怎么也做不出面包来,后来请了一位没有文凭的师傅,他做的面包比谁的都好。那时搞投机倒把肯定赚钱,但我们又不愿意去干。”紧接着是政策调整,不允许教师搞第二职业。回到学校,蓝伟光觉得“躲在象牙塔里的人,实在没有必要再‘孤芳自赏’了,无论是管理、技术,还是市场实践,理论与实际是相距甚远的。”此时的蓝伟光意识到“该积蓄点东西,做点名堂出来了。”但当时他并没有想出国深造,因为“八辈子也找不到一个在国外的亲戚,没人给我担保。”
    1989年,他与水产学院养殖系的一位教师利用生化技术加工制造“虾头酱油”,产品出来了,成果也经过鉴定,还获了奖,但在市场推广方面却举步维艰。更主要的,实用技术在当时的许多人看来,是不能代表科研水平的。处在事业低谷的蓝伟光此时进退两难,但不久,厦大杨荪楷教授“收留”了他,三个月后,蓝伟光便在《海洋学报》上发表了论文,并在导师的指导下,以课题负责人的身份申请到与海水养殖相关的自然科学基金和青年科学基金,这是当时该校唯一一位同时拿到自然科学基金和青年科学基金的助教。短短两年,蓝伟光在国内学术刊物上发表了13篇论文,并数次应邀参加在国内举行的国际学术研讨会。

被“膜”进去了
    1991年,蓝伟光到北京参加一个国际会议时,结识了新加坡国立大学黄明强教授。黄教授早就看过蓝伟光的多篇论文,对他颇为欣赏。会议期间,黄教授问蓝伟光愿不愿意作他的研究生,该校愿意提供全额奖学金和负责办理全部手续。
    当年底,蓝伟光到新加坡后,选择的仍然是海水养殖课题。但在这一过程中,他开拓了化学计量学方面一个崭新的研究课题,也开始第一次接触“膜”。1993年下半年,以色列一家世界著名的膜产品生产企业要物色一位中国区的首席代表,找上了蓝伟光。此时,蓝伟光正是在科研上“大出成果”的时候,已先后在多家国际刊物上发表大量论文,也即将获得博士学位。一开始,蓝伟光以兼职的身份进入中国市场,了解膜技术进展和应用情况,但在调查后发现,“这才直接接触到工业实际,膜科技是优化生产工艺的关键技术。”蓝伟光看到了膜技术在中国应用的广阔前景。1994年应邀就任该公司在华首席代表,很快便以崭新的市场手段和世界一流的技术水平,在中国染料和医学界建立了良好的信誉。
    然而不久,蓝就在经营上与他的老板发生了冲突:他服务的这家公司与国内一著名大企业谈妥一宗总额达120美元的利用膜技术、设备和工艺改造传统工艺的项目。向来认真的蓝伟光却做起了“傻”事,有意无意地充分利用物理化学的方法,优化了生产工艺,实际上客户只需要花费30万美元即解决了项目的改造。这下可惹恼了大老板,说他“是中国人帮中国人,损害了公司的商业利益。”
    毅然离开那家公司的蓝伟光当时憋了一股气,“为什么中国人自己就不能发展具有民族自主权的膜应用技术?”凭着在中国工业界所享有的声誉,蓝伟光先后到中国制药业龙头企业——华北制药集团有限公司、山东鲁抗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等十几家著名的大型国有企业任技术顾问。他要用学到的膜技术,帮助改造中国的传统生产工艺。
    在山东鲁抗,蓝成功地开发了利用膜技术生产大观霉素(淋必治)的新型生产工艺,使大观霉素提炼收率从原来的30%提高到85%;在江山制药,成功地开发膜法C生产工艺,使江山制药一跃成为全国最大的维C生产企业,并在国际维C市场上占有15%的供应份额;他还第一个把纳滤技术引入中国,研究开发“纳滤水”,这是继我国解决“米袋子”、“菜蓝子”之后,对解决“水管子”问题的一大贡献……

在厦门建“秦都”
    “也许是厦门离我的家乡近的缘故,也许是厦门有我许多大学同学,也许厦门有适合高科技成长的土壤。”冥冥之中,蓝伟光选择了厦门作为自己事业的新的出发点。早在1997年,蓝伟光就参与了厦大膜科技中心的筹建,然而,由于方方面面的原因,“中心”建起来了,却没能正常运行。蓝觉得厦门“错过了两年的大好时光”,一直为此痛心。
蓝伟光认为,纵观当前膜技术的发展,已形成了“春秋战国”之势,今后必然会由“秦”来一统天下,“秦”是谁?在哪建都?若形成“秦都”,必是膜技术基地和统领,这就必然会带动一方经济的发展,进而在中国乃至东南亚确立龙头地位,形成一个辐射区。他说:“厦门已具备了建立膜技术‘秦都’的良好条件,不可再次坐失良机。”
    去年4月16日,洪永世市长接见世界500强企业之一——德国赫司特国际集团总裁,这家公司也是厦门三达膜的客户,蓝伟光抓住时机,利用会见前的30分钟向洪市长介绍了在厦门发展膜科技的设想。“对高科技具有敏锐眼光的洪市长听出道道来了,并立即发生了浓厚的兴趣。”蓝伟光兴奋地告诉记者:“会见时,洪市长就明确表示要在厦门建立中国的膜技术基地。”5月6日,洪市长又在一份蓝伟光呈报的材料上批示:“‘厦门膜科技园’不是梦,将是事实;不是遥远的将来,而应是近几年的事。”并批示有关部门要支持蓝伟光博士这样一批接触工业实际的人才,为他们创造良好的创业环境。紧接着,陈维钦、江曙霞副市长也做了具体批示。江副市长还请蓝伟光提出膜科技园的发展规划方案,若需要政府有关部门提供帮助,可直接与她联系。
    “收到这份批示,我诚惶诚恐。说句实话,当时的第一感觉是,我的牛皮是不是吹大了?”但“士为知已者死”,蓝伟光更加坚定了扎根厦门,协助市政府创办厦门膜科技园,建立中国膜技术基地,发展膜科技产业的信心和决心。短短几个月,蓝伟光结合厦门三达正在开拓的医药化工行业利用膜科技改造传统产业的项目,考察了日本、美国、英国、德国、法国的十几家膜科技公司,很快便提出了“以人为本,抓住时机;营造环境,着眼发展;整合资源,发挥优势;面向市场,突出创新;追求卓越,造福社会。”的战略设想和“虚拟集成,借鸡生蛋;合理选址,扬长避短;总结经验,重组三达;筑巢引凤,筹建中心;立足厦门,走向世界;示点工程,厦门亮点;培训人才,优化资源;雏形构想,逐步成长”具体措施。他的“改制厦门三达,成立厦门膜科技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的建议还得到了洪市长的肯定和支持。
    刚从新加坡回来的蓝伟光又带回来一个好消息:在新加坡分子和细胞生物学研究院工作的李蓬、洪万进、林圣彩等一批世界顶尖级人才已表示愿意为厦门膜科技园的建设献计出力。

知足而不满足
    读过硕士、博士,常年从事科研和生产实践,蓝伟光给自己的定位是“有商业头脑的科学家”,而目前最渴求的是与“具有科学头脑的企业家”合作。他对记者说,这些年最痛苦的事是不被人理解,有些事,自己满腔热忱去干,换来的却是一番挖苦;最兴奋的事是1995年底在华北制药,凌晨2时中试成功,当时高兴、激动的心情至今难以形容;最遗憾的事就是腾不出一个完整的时间在美国顶尖学校读两年MBA。他最欣赏的一句话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对生活,他满足,但对科技与创新的追求,他说,永不满足。
    “几位在学术、工业界颇有建树的朋友和我有同样的感受,我们常常问自己,这么‘作贱’自己,倒底图什么?”蓝伟光说,创办厦门三达不是为了赚钱,要赚钱,当时就留在国外了。而是为了在帮助企业解决实际问题的过程中,找到一种“快感”。他说他目前最大的愿望是45岁以后,真正到大学教书。他还和海外的几位厦大校友拟了一幅对联,相互勉励:“日月同辉,荟天下英才共创辉煌;追求创新,集世界科技重塑南强。”
    蓝伟光的大儿子今年10岁,刚小学毕业,5门功课全是“A+”,进了新加坡最优秀的中学并拿到新加坡政府奖学金。而他的太太,尽管有孕在身,仍在新加坡坚持读MBA。蓝说,即将出生的是个女儿,他又要第三次当父亲了。


[背景]

膜科技正向我们走来
    膜是指一种具有特殊选择性分离功能的无机或高分子材料。它能把流体分隔成不相通的两部分,使其中一种或几物质透过,而将其他物质分离出来。目前商品化的膜品种有醋酸纤维、聚砜、聚酰胺、聚丙烯、聚四氟乙烯、聚脂、多孔铝膜、陶瓷膜与金属复合膜等等。根据膜的应用特征及功能不同,可以把膜分为反渗透、纳滤、超滤、微滤、气体分离和渗透蒸发六大类。
    膜技术是指以压力为推动力,依靠膜的选择进行分离、纯化与浓缩。膜分离过程具有分离迅速、节约能耗、减少污染、设备简单、连续操作等优点。选择适当的膜分离过程,可以代替传统的蒸馏蒸发、真空过滤、浓缩抽提、离子交换等多种生产工艺,解决目前某些产品在工业生产过程中应用传统工艺无法解决的能耗高、质量差、污染重等难题。因此,膜分离技术作为国际上20世纪末到21世纪最有发展前途的生产、环保和节能技术而备受青睐,已广泛应用于制药、化工、石油、染料、纺织、印染、能源、轻工、电子、冶金、食品、饮料、环保、生物工程、资源再生利用等领域。
    人类认识膜有一个较长的过程。1748年德国科学家阿伯·尼克特首次发现自然界存在半透膜。1867年,莫茨·托比制成了第一张合成膜。1960年,洛布与索里拉金在美国加州大学制造出第一张具有工业分离价值的膜。近年来,西方发达国家70%以上的工业生产过程用上了膜技术。中东、南非等国家干脆花钱买技术,已建成一万多个海水淡化工厂,解决了水资源缺乏问题。我国膜技术研究是1958年由中国科学院化学所朱秀昌先生研究离子交换膜开始的。但由于僵硬的科研体制制约,造成今天在实验室研究水平上与西方国家相差10年左右,在应用广度和深度上则至少相差20年以上的落后局面。目前,尽管全国有数百家与膜技术相关的公司,但大都停留在纯水制备、水工业、水处理上,真正致力于开发、创新工业膜技术应用过程的廖廖无几。厦门三达膜技术有限公司象美国硅谷不做硅,只用硅一样,专事工业膜过程的研究、开发与应用,在蓝伟光博士领衔技术的带动下,创设出一系列工业膜技术工艺过程,先后在十余家大型国有医药、化工、染料企业中成功应用,不少项目达到或超过国际先进水平。
    随着社会的进步,科技的发达,人们生活质量的不断提高,膜科技正悄然地向我们走来,渗进生活的方方面面。就以饮用水来说,选择合适的膜既可去除水中的病菌、病毒、热源、胶体、COD、BOD等有害物质,又可透析对人体有益的无机盐,为人类提供健康安全的饮用水。在日常生活中,膜技术已广泛应用于牛奶脱脂、果汁浓缩、黄酒纯化、白酒陈化、啤酒除菌、味精提纯、焦糖脱色、氨基酸浓缩、酱油醋除菌与脱色等等,而且还广泛应用于医疗针剂水、输液水、洗瓶水、外科手术洗洁水的制备。此外,膜技术在药品、化妆品、洗涤用品、有色服装、家用电器……也都处处有它的足迹。

编辑:zz
版权所有:厦门市留学生联谊会 闽ICP备12008820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白鹭洲路16号团结大厦1310室 邮编:361004
E-mail:[email protected] 电话:0592-2699024、2296646 传真:0592-2699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