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联络

活动公告

更多>>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组织联络 > 会员之声

何开钧:能重新做科研很幸福

作者: 日期:2009-09-17 00:00:00 来源:厦门侨务 点击: 字体大小:

      初次见到何开钧,觉得他看上去比想象中更为年轻,浑身充满了干劲,他说是工作带给他了这种活力。不同于他这个年龄的人,何开钧退休后一直享受着工作的乐趣,采访中他给记者的最深印象,是他深厚的专业知识和对科学的热爱。技术人员出身的他,曾被公派到国外学习,回国后又担任管理工作,几十年来取得了大量的成果。而这位老技术员面对扑面而来的名利和荣誉,只是笑着说了一句“没感觉”。如今已退休的他,最大的乐趣便是继续做科研,这也是为了圆他年轻时的理想。

  □ 厦门鹭风报记者 谢筱倩 实习生 罗彦鹏 徐婧曦

  人物名片:何开钧  光电技术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厦门市人大科技参事,厦门市LED促进中心主任、厦门市光电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厦门市光电子行业协会副会长、福建省光电行业协会副会长、中国照明电器协会半导体照明专委会副会长、厦门市老科技工作者协会光电专委会主任、厦门市仪器仪表学会副会长。
       1981年曾赴德国爱尔兰根-纽伦堡大学应用光学研究所工作,回国后任新天精密光学仪器公司总经理,获得“贵州省先进企业厂长”称号。长期从事光学仪器及光电技术研究和管理工作,研制的产品曾获全国科学大会奖和多项部、省级奖。

  收获:终身受用的严谨作风
  何开钧毕业于南开大学物理系,毕业后被分配到仪器仪表研究所进行工作,主要研究光电领域。1981年,他应国家要求,作为知识型人才赴德国爱尔兰根-纽伦堡大学作为访问学者进行了为期三年的学习和工作。
       “那时是因为我的英语口语不行,只好把我派到德国去。”何开钧谦虚地讲起了这段往事。到德国后,何开钧深深感受到了中国和西方国家的差距,这也促使他格外勤奋认真地学习。而学习时碰到的第一个问题是语言障碍。为了训练自己的德语水平,何开钧会利用跟朋友打球、泡吧的机会,多多交流。这使得他的德语水平有了显著的提升。在德国的3年里,他用德文发表了5篇学术论文。
       让何开钧最难忘的是,德国组织科研的严密性,以及对研发的重视和毅力。“德国人的专业分工严谨且科学,做项目很有耐心,有时候一个项目能坚持做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国内的学者就显得比较浮躁,这其实并不利于我们科研开发的延续性。”何开钧说。在德国的学习经历给了何开钧很多启示,也为他日后回国开展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改革:
  用行动开创一片新天地
  回国后,因为组织的需要,何开钧被任命为贵州新天精密光学仪器公司总经理。由于贵州新天精密光学仪器公司半军工企业的特殊性质,生产的产品常不仅需要保质保量,而且对企业管理存在着更高的要求。“单纯做技术和做一个企业管理者是完全不同的概念,特别是贵州新天精密光学仪器公司这样一个大型的国有企业。”回忆起当年的情形,何开钧感慨地说,“当时企业发展存在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企业办社会”,也就是国企普遍存在着“大而全、小而全”的问题。所谓“小而全、大而全”就是一个企业里面有着自己的社会体系,如托儿所、学校、医院等设施应有尽有,俨然一个小社会。这样的模式和构造不仅浪费社会资源,还伴随着职能的混乱和人事的臃肿。”在结合德国学习经验和公司实际情况之后,何开钧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精简机构,锐意改革。“改革的初期总是艰难,虽然大家不理解,但是我还是坚持尝试。”于是,何开钧一方面精简人事,提高效率;一方面狠抓技术,聘请了海外的专家来公司培训,还聘用了一位德国仪器厂的退休厂长,常驻贵州,对公司进行全面的系统和技术改造。很快,这些措施取得了初步的成效,在何开钧与全体员工的努力下,公司的年产值第二年便上升到了3000万,被外界一致称为“贵州高原上的明珠”。他个人也因此获得“贵州省先进企业厂长”的称号。

  拓荒:从零开始 硕果累累
  1990年底,何开钧从贵州来到了经济特区厦门,开始着手厦门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以下简称“厦门火炬高新区”)的筹备和建设。“刚筹备的时候厦门还没有真正高新区的概念,高新区对厦门经济增长方式和产业结构调整的作用也并不显著,也就是说经济和科技的结合还不够。”破冰总是艰难的,作为当时的主要筹建者之一,何开钧非常希望能够为高新区争取到更大的规模和更多的土地。但是筹备一开始便遇到了一个难题,因为市政规划和土地资源的紧张,一开始政府拨给高新区的土地面积并不大。考虑到今后高新区的发展需要,何开钧几经申请,才为高新区争取到了占厦门市0.4%的土地面积。而今天看来,这一切的努力并没有白费,正是当年这0.4%的土地面积,以占厦门市不到3%的工业能耗,实现厦门市约30%的工业产值。
       “1991年3月,我们厦门火炬高新区被国务院批准为首批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2000年被科技部和外经贸部认定为首批国家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基地;2001年在全国高新区中第一个实现每平方公里百亿元产值;2002年起连续五年以每年新增百亿元以上工业产值的速度向前推进;从企业聚集到产业集群,厦门火炬高新区现已成为国内开发面积最小、单位面积投资密度最高,单位产出最大的国家级高新区之一;当然这一切是政府重视的结果,是大家努力的功劳。”何开钧谦逊地说。接下来,何开钧还参与组建了厦门火炬公司、厦门火炬高新区管委会、厦门高新技术企业中心、厦门留学人员创业园等单位,并成功引进戴尔、飞利浦等知名跨国公司。戴尔公司零库存、按订单生产的销售方式给当时的厦门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为了配合国际企业对物流的高要求,何开钧特意来到海关总署进行协商,特事特办,便捷了跨国企业的通关,也促成了戴尔、飞利普等知名跨国公司在厦门的进一步发展。由于他的突出表现,何开钧成为福建省唯一一个被科技部授予“拓荒牛”荣誉称号的科技工作者。面对这个荣誉,何开钧笑着说,“我的性格确实像一只牛,勤恳、吃苦,热爱科研,很执着,但有时候很倔。”

  耕耘:退休后的另一种姿态
  相比传统照明,半导体照明有许多优点,有人甚至称之为“人类照明工业的革命”。可惜的是,这应用于普通照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估计要2020年左右,也就是说,还要15年。能否快一点?怎么让它快一点?有一个人专为此努力——他就是何开钧。退休后的何开钧并没有闲着,他主动兼任了厦门市LED产业促进中心主任,这个民办公助的社会组织旨在促进先进光源LED的推广和应用。

  一个民间组织的作用,令人联想到何开钧的一种生活姿态:帮助与服务。比如:招商引资,帮助企业协调政府资源,指导企业申报科技攻关项目等等。而退休后的何开钧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研发技术,并使其服务于社会。“帮助是一种生活姿态。因为帮助企业,帮助整个产业,使我个人能有更多的时间来搞技术、搞科研,重拾年轻时的梦想,我很满足。”从2001年退休至今,何开钧还组织编制了“厦门市光电子产业发展规划”和“厦门市半导体照明产业发展规划”,参与了厦门“国家半导体照明工程产业化基地”规划、建设和实施工作。
  一谈到技术,何开钧顿时来了精神,重新进入光电科研技术领域的何开钧仿佛如鱼得水,浑身充满了力量。他这几年来读了很多书,“各方面都有所涉猎才能获得更广的知识面,思考问题也会比较深入。”何开钧对技术的钻研可见一斑。近年来,厦门市LED促进中心在他的领导下,取得了一些很实用的发明专利,如“简约半导体灯”、“高效太阳能电池”等。何开钧对于这些发明有一个感悟:在生活中要多思索,敢钻研。“发明其实就在我们身边。”何开钧说。
  他是一个孜孜不倦追求事业,为光电科技而生,为光电事业奉献一生的老科技工作者。

 

  相关链接
  厦门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简称“厦门火炬高新区”),1990年由国家科委和厦门市人民政府共同创办,1991年3月被国务院批准为首批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是全国三个以“火炬”冠名的国家高新区之一,先后荣获“先进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全国科技兴贸工作先进单位”、“全国科技管理系统先进集体”、“国家火炬计划软件产业基地先进管理单位”等称号。

    

编辑:zz
版权所有:厦门市留学生联谊会 闽ICP备12008820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白鹭洲路16号团结大厦1310室 邮编:361004
E-mail:[email protected] 电话:0592-2699024、2296646 传真:0592-2699024